他便會給我講解裏面的涵義

也許在我們每個人的心裏,都有一種無形的夙願,總想留住心中那個最美最溫暖的念想。說起來世界很大,但我們總在不經意間就走散了,世界又是那么小,轉身回眸之間,就會演繹多種相遇或是生死別離的的場景,大概人生就是一場沒有開始也沒有結局的巡回。已經過去的終究是只適合留在記憶裏的,回憶裏的人是不能見的,見了,回憶裏的人就沒有了。

趁著休息,老公陪我再次回到了父親曾經住過的房子。謹慎的地將鑰匙塞進鎖孔裏,推開熟悉的防盜門,一幕幕場景曆曆在目。家具與物件都用床單蓋著,包括廚房和衛生間都被白紙遮掩著。一切這樣幹幹淨淨地存在於世間,新的床單和白紙會為它們擋住人間所有的塵沙。拉開窗簾打開窗,一縷縷陽光映射進來,許是長時間沒有開窗的緣由,一縷耀眼的白光猛然間灼痛了我的眼和我的心。走進這曾經給我們帶來無數快樂和幸福的房間,我不想靜靜地什么都不做。於是將那些蓋物件的床單放進洗衣機裏清洗,然後在太陽下曬幹,把茶幾上父親看過的報刊和書籍放在窗台上晾曬。把他曾經睡過的床鋪掃一掃,父親生前很愛幹淨整潔。從父親離開的這些日子裏,客廳裏的音樂時鍾一直在走著。以前,每一次我去看他,父親總是坐在沙發上臉上浮現著微笑看著我。然後不經意的看看時鍾。然而,這回不見了他的微笑。隨著父親離去,窗台上的花也隨著父親的靈魂而去了。如今,花盆還在,只是盆中早已無花,盆內竟是些幹裂的泥土,老公把它們都搬到了地下室。父親喜歡聽戲曲,那個CD機是他的心愛之物,我擦拭著上面的塵土,仿佛看見父親坐在沙發上專注聽著那些反複聽過無數遍的曲目。尤其是湖北楚劇,我們都聽不懂,他便會給我講解裏面的涵義。這間一百平米的房間留下了關於父親太多的記憶。自父親走後,有人勸我把房子租出去,我沒有這樣做。

0 Comments >

0 Lik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