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就不是什么乖巧的孩子

人生在世,短短數寸光陰,有時忽如一夢,醒來才發現幾十年的光陰已走到了盡頭,但夢是否有一個完善的盡頭,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我是一個懶人,雖只走了人生的一小片段,但這個小片段卻被我無意間分割了一段又一段,卻無暇整理。暫且取出一段,也應屬最精彩、最有力的一段,年少十六七,也就是先如今的我。

說起現今的我,恐怕沒有什么獨特的語言來描述,若非要取一詞,也應有一個———叛逆。現在自己回想,定不是什么好學生,更不用說好孩子。原因只有一個,青春來的匆忙,似乎和我耍起了小脾氣,原本我就不是什么乖巧的孩子,再加上它作為引子,更加引起了我的烈性子。

記得前年的一個酷暑,當時我讀者借宿學校。中午,悶熱的天氣終於有了一個轉機的態度,下起了雨,剛開始,還是淅淅瀝瀝的青絲雨,最後卻變成了呼呼嘩嘩的大洪雨,我卻和另一名至親親自體驗了從始至尾的變幻。當時若只是淋雨也罷,我們竟脫下了鞋,唱起了歌,玩的不亦樂乎,至於多少個室友來拉我們我也忘了,只是我們都一一回絕了,說來我們也是在大膽,當時我們淋雨那地就和老師的辦公室相依,,沒被處分實在僥幸。為什么這么說,因為我們的學校是私立的一所寄宿學校,校規多不說,老師管理的更加嚴厲,那次確確實實的是我們隱瞞了所有人,偷偷冒著被全校批評的危險逃下來的。

0 Comments >

0 Lik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