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しいだろうと思

美しいだろうと

無國界醫生共同抗病毒

如果無國界醫生的理想是以博愛的精神與其境內的暴力和苦難作鬥爭,那么被圍困的世界則呈現出邊界與苦難之間的不同關系。法桑的人類學研究視角進行提醒學生我們生活苦難和見證並不是空疏的末世論和彌賽亞,必須通過結合企業具體的受難者,救助者,見證人才有意義。而這幾個角色間的關系在不同時空場景裏千差萬別,聚集性疫情使得苦難和見證的意義也大不相同。疫情爆發初期,例均與此前武漢封城,苦難有明顯的漩渦中心,沿著湖北陸續封城的其他城市擴散。媒體的聚焦更使得國人的見證集中在武漢上,拿男乃至出現了燈下黑的現象。 但隨著疫情的蔓延,就連原本自信滿滿的歐美國家也出現了醫療資源擠兌,醫保人員傷亡,人民率飆升的現象。新冠的全球爆發徹底反轉了疾病和醫療落後地區的聯結——苦難是無國界的。

無國界醫生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提供援助,不受種族、宗教、性別或政治因素左右。

在另一方面,過去,跨國或無國界集體失語:一切都取決於世界衛生組織似乎原諒政治和馬後炮,透明的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曝光遠遠低於不透明當地紅十字會,無國界它已派出急救醫生要爽約伊朗。各國都不甘於成為被救助者,從而讓出政治的能動性,也並不相信國際組織的援助足以應付如此大規模的災難,比如無國界醫生的援助只能建起一個50床位的醫院。

每次的任務,無國界醫生都會與交戰方協商,表明立場;又會叫工作人員遵守規則和指引,必要時會撤離。

如果說我們以往的人道社會主義核心在於以無國界的介入見證中國某一國界內的苦難,面對無國界的苦難,會有這樣一種新的人道主義發展應運而出嗎?隔離中的人們生活被迫進行自保,害怕一個陌生人,害怕戰爭受難者,這是否會造成對生命更嚴重的區別就是對待?這樣一個社會只能更多地依靠媒體傳播的信息和情感,有效的證詞是否還有可能?

無國界醫生在也門其實已經有十多年的歷史,內戰爆發之前,這裏也非和平之地。

如果在疫情結束往下推,現在還為時過早回答這些問題;如果意識到陸續在國際舞台上的流行或長期之一,武漢的封閉城市的許多領域出現了兩個月來把這個問題回答了一半。比如,剛封城時信息混亂,紅會等機構反應不及時,真正看見醫療物資缺口、科學和信息匱乏、以及互助需求並付諸於實際行動的反而是在地的武漢市民和全國其他地區及相當多的海內外志願者。封城和隔離並不必然剝奪人的能動性。該中心或多中心的媒體環境其實可以更專注充分武漢情感中心,證人是可能的。

相關文章:

無國界醫生=戰地醫生?

作為無國界醫生退出救援需要付違約金嗎

無國界醫生都是超人?

0 Comments >

0 Lik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