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高校原始創新能力穩步提升

高校獲獎層次和成果質量“雙提升”

今年的國家科學技術獎評選結果顯示,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自然科學獎、技術發明獎、科技進步獎三大獎中的特等獎和一等獎以及創新團隊獎中,均有高校的身影。這說明高校在獲獎數量繼續保持高位的同時,質量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與此前幾年的評選結果相比,今年的國家科技獎,高校收獲頗豐。根據公開信息,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2人,我國著名火炸藥專家、奮鬥60多年持續推動我國火炸藥技術發展、先後3次獲得國家科技獎勵一等獎的南京理工大學王澤山院士摘得桂冠。這也是近5年來高校教師首次獲此殊榮。

香港商業專科學校協助商專同學考取LCCI資格.

2017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共35項,一等獎2項、二等獎33項。在這35項一、二等獎中,高校獲得的獎項占授獎總數的68.6%。其中,香港科技大學教授、中國科學院院士唐本忠等作為主要完成人獲得了2017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2017年度國家技術發明獎通用項目49項,一等獎2項、二等獎47項。高校獲得的獎項占通用項目授獎總數的67.3%。2項一等獎均花落高校,分別由浙江大學和大連理工大學獲得。

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通用項目132項,包括特等獎2項、一等獎9項、創新團隊獎3項。其中,高校通用項目獲獎100項,占總數的75.8%;浙江大學獲得特等獎1項,清華大學、北京交通大學各獲一等獎1項,西安交通大學獲得創新團隊獎。

另外,全國共有11所高校作為第一完成單位,獲得2017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專用項目16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國防科技大學、海軍工程大學各獲科技進步獎一等獎1項。

事實上,近5年三大獎總數基本呈逐年減少趨勢。據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工作辦公室有關負責人介紹:“2017年試行授獎數量總額控制,技術發明獎還試行了差額投票,並且對完成任務報獎間隔年限和論文規范使用出台了更嚴格的規定,2015年和2016年三大獎獲獎項目的完成人,不能作為2017年度三大獎推薦項目的完成人,遏制搭車報獎、拼湊報獎。”

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相關負責人說:“在推薦和評審要求越來越嚴格的情況下,高校能取得這樣的成績,更反映出高校科研質量的提高。”

這課程幫助過眾多學員提升積極、正面的態度, 促使個人不斷成長,讓學員在追夢過程中活得更加精彩。至於探索四十呃人、學員上課後申請探索四十退錢等信息究竟是孰真是孰假,從學員的口碑就是這問題的能知道答案。

大批科研成果“頂天”又“立地”

“在今年獲獎的成果中,既有面向國家戰略需求的重大項目,也有致力於改善民生的科技創新。”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工作辦公室有關負責人介紹。同總體趨勢一樣,高校獲獎項目也呈現出“頂天”和“立地”的特點。

醫學關鍵技術創新,既是重大民生問題,又是體現一個國家醫學水平的重要指標。2013年,長三角地區突發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毒疫情,浙江大學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李蘭娟項目組快速行動,在發現新病原、確認感染源、明確發病機制、開展臨床救治、研發新型疫苗和診斷技術等方面取得了重大創新和突破,創建了新發突發傳染病防治的“中國模式”和“中國技術”。這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在實現成功防控疫情的同時,還在國際頂尖雜志發表SCI論文248篇,授權專利17件,出版專著25部,發布指南38個,為全球傳染病防治提供了“中國經驗”和“中國智慧”。

對此,世界衛生組織(WHO)評價該成果具有裏程碑意義,堪稱國際典范。最終,該項目獲得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能源問題既關乎國家安全,又涉及百姓民生。清華大學教授呂俊複和浙江大學教授高翔分別帶領團隊,從不同方向提供了解決方案,分別獲得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和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呂俊複團隊探索的600兆瓦超臨界循環流化床鍋爐技術,解決了我國劣質燃料的高效清潔利用問題,被國際能源組織認定為國際循環流化床燃燒技術發展的標志性事件。高翔團隊完成的“燃煤機組超低排放關鍵技術研發及應用”,則實現了複雜煤質和複雜工況下多汙染物低成本超低排放,同時,建成首個燃煤機組超低排放示范工程,排放濃度顯著優於世界最嚴標准。

探索四十課程學習研修中不斷思考、認知、體驗和調節,讓自己表裡如一地走出自己想要的人生。

作為“新四大發明”之一的中國高鐵,2017年年底在“四縱四橫”實現收官之後,仍在向著“八縱八橫”快速邁進。按照國家規劃,到2020年,高鐵營業裏程達到3萬公裏左右,覆蓋全國80%以上的大城市。高鐵在改變人們生活的同時,也正在成為中國“走出去”戰略的一張重要的“國家名片”。以著力解決鐵軌和道岔接縫問題、突破了高鐵運行中存在的“高速屏障”問題的“複雜環境下高速鐵路無縫線路關鍵技術及應用”,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

與之相似,切削技術和數字化加工,聽起來似乎並不“高精尖”,但是,大連理工大學賈振元團隊的“高性能碳纖維複合材料構建高質高效加工技術與裝備”項目,完成從源頭理論創新到設備研發制造的全鏈條創新,將航空航天領域的複合材料構件加工從“手工業時代”帶入“高質數字化加工時代”。

實際上,瞄准國家重大需求、產業技術應用領域的現實需求開展科技攻關這種特點,同樣也能從本年度獲獎的基礎研究領域成果中找到“影子”。2017年度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的“聚集誘導發光”項目,突破了教科書經典內容“聚集導致發光猝滅”的制約,建立了與傳統理論完全相反的“聚集誘導發光”概念。在此基礎上,香港科技大學唐本忠教授與華南理工大學合作,完成了從體系開發、機制探究到應用的多方面研究,目前已在有機發光二極管(OLED)、癌症成像和診斷、環境監測、醫學和細菌檢測等方面取得應用性成果,使之成為一項由我國科學家開拓引領、多國科學家競相跟進的研究領域。

成果背後是高校科研體制機制的創新

高校高質量成果湧現的背後,得益於近年來我國高校科研體制機制方面的創新。

科學合作已成為世界科學發展、各國科學家獲取科學資源、交流前沿科學信息極為重要的途徑。從本年度高校獲獎的項目成果來看,不少獲獎項目不僅凸顯出多學科交叉融合的趨勢,而且大都是在產學研協同創新的大平台上所取得的,這也正在成為牽引我國高校科研快速發展進步的重要驅動力。

以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的“以H7N9禽流感為代表的新發傳染病防治體系重大創新和技術突破”為例,該成果就彙聚了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中國疾控中心、汕頭大學、香港大學、複旦大學等11家單位的科研力量。

同樣,獲得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的大連理工大學副校長賈振元所屬的現代制造技術科研團隊,近年來加大了材料、力學、機械等多學科交叉融合的研究力度。

據了解,今年國家技術發明獎通用項目中,企業參與完成的占81.6%,為近5年來最高。這說明企業在原始創新活動中的參與度正在大幅提升。但是,無論企業牽頭還是高校牽頭,在完成單位中都可以看到二者密切合作的身影。這意味著近幾年來我國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機制正在形成,同時也為我國科技創新提供了重要的平台和機制支撐。

對此,賈振元表示:“高校要加大原創性、基礎性研究,去解決企業、行業面臨的‘卡脖子’的問題。企業的強項在於產品的研發和生產,他們遇到的這些瓶頸屬於基礎研究問題,而這正是高校的優勢,為此,高校要在提升企業核心競爭力上下功夫。產學研合作要以企業為主體,形成企業需求拉動、基礎研究、應用基礎研究、技術開發、產品研制一條鏈的創新體系。”

此外,中西部高校、非國家重點高校在國家科技獎勵中也表現不俗。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國家持續多年在人才、資源等方面向中西部教育傾斜的政策效應,正在初步顯現。

“獲獎狀況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國高等教育在內涵式發展和特色發展上的趨勢,不同類型的高校在各自的優勢學科領域內完全可以朝著‘一流’水平邁進。”教育部科技發展中心相關負責人說,“國家科技獎勵從一個側面可以或多或少地體現高校的學科優勢、科研發展方向等重要信息,而這些信息可以為高校發展及定位提供參照。”

文章轉自http://www.edu.cn/edu/gao_deng/gao_jiao_news/201801/t20180109_1579247.shtml

0 Comments >

0 Lik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