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ssels

vessels

2018/7

如開滿了花

  我呢,在更多時間裏不肯妥協的掙紮,其實,也只是忘不了那些寫在風中的字,也只是想聽聽某一天時光捎來一句話,說謝謝那些年有我在的日月,會當做山百合一般的秘密妥善收藏,也僅僅如是,無關其它。佛說,每個人最初都是一粒小小的塵埃,蒙了雨露的恩澤成長為心善的孩子,要學會原諒,原諒這世界帶給心的任何苦楚,如此,平靜的心穀,才會幸福。

  那個黃昏而至的雨落了一夜,我知道,所有不願意觸摸的過往,都將從此消失殆盡,再也不複思量。倘若此生,我僅僅在文字裏驚豔著時光,心中的花兒仍會執意次第開放,不需要有清風明月作陪,不需要如水禪韻入肺,願只得一人心,於驀然回首的瞬間還能相守相知,如此,必定燦然溫暖素心的念想。

  曾以為,所有用心描繪的畫面,都可以抵禦歲月的遞增而曆久如新,就如心裏常青藤的脈絡,時常煥發著青翠的蒼鬱。然而,時光轉過九月之後,陌上的花,開始在秋水的淋漓中逐漸衰敗,只剩清瘦的身軀在霜色裏獨自搖曳,陌上的草,仿佛是一夜間就被攔腰斬斷,再也不複曾經的蔥蓉芳澤。於是,我將心裏的記憶定格,對自己說,這樣的結果,其實算不上什麼,所有的凋謝都將不是結束,而只是為了下一次旅程而孕育著更蓬勃的生命。當生命的體溫悄然蟄伏一整冬季,經過冰天雪地的洗禮,遭遇北風凜冽的鞭策,一場花開的宿命,於下一個春天的綻放裏自會分外地從容。

  人的思想,有時候只是一個不經意就走到了暮秋,學會寬慰自己,放空情緒,守最美的景,溫最真的情,讓每一個時間的節點上都盡可能的萌生出感動。得到和失去不過在一念之間,在流年中沉澱,然後,等待光陰再一次為我們開篇,你來,我安在,演繹出紅塵一場更加盛大的喜歡。

0 Comments >

0 Like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