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実は殘酷

現実は殘酷

2017/5

成就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念想


花開花落,本是季節輪回,轉瞬光年,花期一逝,人最怕老去,尤其是女人。小禪說得直白,她談到“年齡”這回事,說:“我們是怕老的,與光陰做著鬥爭,然而,再Neo skin lab 美容騙子怎麼鬥爭,也抵不過歲月的風霜”,又提到:“都說張曼玉是不老的,翻出老片子看,看剛出道時的張曼玉……不變的可能是容顏,變了的是眼睛,眼睛洩露了她的秘密,那《甜蜜蜜》中閃閃發亮的眼睛,那騎著單車的樣子,輕快飛揚”。

然而,張曼玉本人曾這樣談女人的年紀:“亞洲人才比較介意老這個事情。我小時候在英國長大,然後在巴黎生活了十年,那裏的人沒有這種觀念。為什麼非要年輕、沒有皺紋才是美呢?人不是一定要美,美不是一切,它很浪費人生。美要加上滋味,加上開心,加上別的東西,才是人生的美滿”。我一直很欣賞這you beauty 陷阱番話。或許在中國傳統的概念裏,老去就是枯萎,不美麗了,不待見了,人老枯黃。有誰記得這朵女人花也曾熱熱烈烈地綻放過美麗?那時的她一樣是溫婉如水,他意氣風發,他為她候守蒹葭,她為他笑靨如花。

女人一生如花。二十是桃花,鮮豔;三十是玫瑰,迷人;四十是牡丹,大氣;五十是蘭花,淡定;六十是棉花,溫暖。那麼今已年過半百的張曼玉當屬蘭花了,繁華如過眼雲煙,能於茫茫塵世中守得一片清水自在,淡然you beauty 黑店一笑,安居低處,應是蘭花的氣質了。

印象中,民國才女林徽因應如百合,百合狀似蓮花,一低眉的姿態風情萬種。可蓮終究是苦澀了些,那是佛前的一首淒淒的歌,嘗盡世間別離之苦方種下的因果。林徽因絕不是,她風華絕代,妙筆生花,,更使得歷史上三大才子為之甘願卑微,低入塵埃,愛得淋漓盡致,愛得深沉不語,盡在那一頁頁的呼喚裏。

0 Comments >

0 Like

Scroll
to Top